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0知天命的博客

弘扬国学,以文会友

 
 
 

日志

 
 

读后感  

2008-06-23 14:02:00|  分类: 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后感

,星期一

最近读了一本许广平的《鲁迅的写作和生活》,一本郑恩波的《刘绍棠全传》,收益不浅,感慨良多。

先生和先生都是著作等身的高产作家。先生逝世前出版了小说、杂文、翻译作品等27种,数百万言。后编为《鲁迅手稿全集》(书信8册,日记6册),《鲁迅全集》(1-16卷)。先生一生发表700多万字的作品,就是在1988年患中风偏瘫后至逝世的8年多时间里,还用不听使唤的手,写下了《孤村》等3部长篇小说;整理出版了《刘绍棠文集·大运河乡土文学体系》前4卷;还以平均每周一篇的速度,创作了大量短文、随笔,集成《乡土文学四十年》等5部短论集。

先生和先生的共同特点都是勤奋工作。许广平是这样描述先生的写作生活:“因为工作繁忙和来客的不限制,鲁迅生活是起居无时的。大概在北京时平均每天到夜里十——十二时客散。之后,如果没有什么急待准备的工作,稍稍休息,看看书,二时左右就入睡了。他并不以睡眠而以工作做主体,譬如倦了,倒在床上睡两三小时,衣裳不脱,甚至盖被不用。就这样,像兵士伏在战壕休息一下一样,又像北京话的‘打一个盹’,翻个身醒了,抽一支烟,起来泡杯浓清茶,有糖果点心呢,也许多少吃些,又写作了。”郑恩波则是这样描述先生四年半(1984年初至1988年夏)创作7部长篇小说的:“在‘隐居’一坐下来,便头不抬身不转地写到12点。午饭后睡上一觉,清醒一下脑子,活动一下筋骨,再埋头写到6点钟。晚上,送走最后一拨来访者之后,再接着写下去,拼下去。”

先生和先生又都英年早逝。先生活了55岁,先生也只活了61岁。

我想,先生和先生可能人处江湖,身不由已。先生是可以去苏联治病疗养的,有先生亲自做工作,苏联使馆出面邀请了。以苏联当时的医疗水平,一般的肺病,应该是可以治愈的。可是,先生认为自已是战士,放不下手中的笔,离不开这没有硝烟的战场。先生平反后是可以做官的,胡耀邦同志几次亲自动员他出山。如果他放下手中的笔,做一个文化官员,文章、讲话可以由秘书、写作班子之类代劳,他只要出个名就可以了,享受高干保健医疗,也是可以延长生命的。他却婉言谢绝了,也是太爱手中这支笔。糖尿病并发肝腹水、肝硬化,只是排除了肝癌,他都喜形于色,说“死刑改判死缓”,可以再写几本小说了。他只记得鲁迅在《死》中的话:“记得了自己的年龄,要赶快做。”

读这两本书,我还有一种感受,做先生和先生的妻子是幸福的,同时代价也是非常沉重的。先生每天夜晚写作,都把年轻的许广平先打发去睡觉。一个是独对孤灯,一个是独守空床。长年累月,天天如此,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是何等的寂寞。刘绍棠21岁被打成右派,一个人被发配到老家通县儒林村二十多年自不待说。平反后也是没日没夜的笔耕,他那位出身于富商家庭的归侨妻子,也要忍耐何等的寂寞,付出何等的艰辛!

其实,我最近也冒出这样的困惑。自己虽然不是文人,不以文字谋生,仅仅是因为爱上了博客。每天晚上的时间,除了必要的应酬,不是写博文就是看博文,妻子也是有意见的,说我是“网恋”了。她一个人独守在电视机前,有时看着电视就睡着了。我发现后就摇睡她,让她先去睡觉,自己继续在网上漫游。有时我在想,是不是不要再写博客了。每天晚饭后,和妻子一起去散步,然后一起看看电视,一起进入梦乡,一起度过余生,是不是更加温馨,更加浪漫,更加有利于身心健康。不过,回头再想一想,才五十多岁,就这样下去,如行尸走肉一般,没有一点感想,没有一点记忆,没有一点痕迹,生命的意义又何在呢?

谁说五十知天命呢?咳,我这个五十多岁的人,还不是一样的矛盾、迷茫、困惑!

声明:本文为50知天命原创,博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地址,并连同本声明一同转载。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