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0知天命的博客

弘扬国学,以文会友

 
 
 

日志

 
 

仓央嘉措之谜(一)  

2011-06-21 20:19:00|  分类: 读后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仓央嘉措之谜(一)

2011年6月21日,星期二   

 

    世界上的事情,有利就有弊,甚至有些弊中也会有利。飞机晚点,本来是件令人烦心的事情。可是,如果购得一本好书,一路读下来,有些收获,又成了件好事。

    前几天到南通出差,飞机不能正常起飞,虽然被折腾得不轻,却读了一本《仓央嘉措诗传》(以下简称《诗传》),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此前,我印象中的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有点象英国的爱德华八世——那位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温莎公爵。读了《诗传》,对作为一代情歌大师的仓央嘉措和作为达赖喇嘛的仓央嘉措都有了些新的认识和理解,解开了心中的一些谜团。

一、诗人仓央嘉措是个谜

    第一个是诗的真伪之谜。提起仓央嘉措,就会想到的是他的情诗。提起他的情诗,最为脍炙人口的一定是那首《见与不见》: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也许有人还会想到那首《信徒》: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歌,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那一月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与你相遇/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保佑你平安喜乐。(为节省篇幅,还有两段就不抄录了)

    当然,还有一首代表作《第一最好不相见》: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可是,《诗传》告诉却我们,上面的三首诗,只有《第一最好不相见》的前两节出现在于道泉教授的译本之中,后两节出现在<?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教授的译本之中,都是同样的意思。其余的诗句在“仓央嘉措情歌”中就找不到一丁点儿影子了。至于现在流行的其他“仓央嘉措情歌”,哪些是真正出自仓央嘉措之手,哪些是各个时期流传在西藏的民歌,亦或是后人景仰仓央嘉措的名气而托伪的作品,甚至是仓央嘉措的政敌为了诬陷仓央嘉措“耽于酒色,不守清规,是假达赖”而栽赃陷害的作品,都不得而知。

    第二是诗的数量之谜。佟锦华先生在《藏族文学研究》一书中曾经提到,仓央嘉措的诗“解放前已流传的拉萨藏式长条木刻本57首;于道泉教授1930年的藏、汉、英对照本62节66首;解放后西藏自治区文化局本66首;青海民族出版社1980年本74首;北京民族出版社 1981年本124首;还有一本440多首的藏文手抄本,另有人说有1000多首,但没见过本子。”

    《诗传》和通说比较认可的是于道泉教授的译本。这个本子依据两个蓝本:一是藏族朋友的梵文小册子《仓央嘉措》,共有237句诗;二是印度人著的《西藏文法初步》附录中收录的仓央嘉措情歌,共有242句。据说,仓央嘉措的诗采取“谐体”民歌形式,基本上是每首四句、每句六个音节,两个音节一停顿,分为三拍,即“四句六音节三顿”。于道泉教授翻译时据此将梵文本分为54节,印度本分为55节。将两个本子综合为61节,另补了一节西藏朋友口述的诗,形成62节译本。此后绝大多数译本都是依据教授的分法。可是,我有点弄不明白,如果四句分为一节,梵文本应该是59.25节,印度本应该是60.5节。难道教授翻译时有所删节,就不得而知了。

  第三是诗的译文之谜。即使是同一首诗,不同的版本就有不同的翻译。比如,教授的译本有一首名篇:“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而这首诗教授按照字面意思直译出来是这样的:“若要随彼女的心意,今生与佛法的缘分断绝了/若要往空寂的山岭间去云游,就把彼女的心愿违背了”。教授的译文是:“我欲顺伊心,佛法难兼顾/我欲断情丝,对伊空辜负。”可以看出,教授所译的后两句,根本不是仓央嘉措的本意,完全是个人的再创作。

    《诗传》对仓央嘉措的评价是颠覆性的。在作者的笔下,仓央嘉措不是一位放荡不羁的情歌之王,而是一位胸怀大志的达赖活佛。他的诗,与其说是表达青年男女之间的爱情,不如说是倾诉对所热爱的宗教和恩师的敬仰之情、爱慕之情、追求之情。即便是仓央嘉措不愿意受“比丘戒”,甚至请求师父班禅大师收回已经授予的“沙弥戒”,仍然被解释是为了藏族民众的福祉。

《诗传》的上述观点,确实不敢苟同。我认为,作为传记,还是应该以史实为据,不能全凭主观臆测和个人推断。作为文学作品,在合理的范围内则尽可以展开想象的翅膀去尽情发挥。我甚至认为,仓央嘉措的情诗,已经成为一种符号,成为一种追求美好爱情生活的象征。至于某一首诗是不是仓央嘉措的原创作品,仓央嘉措究竟写了多少首诗,哪些翻译作品更加符合仓央嘉措的原意,是不是一定要解开这些谜团,已经并不重要了。

   作为六世达赖的仓央嘉措也是个谜,我想在下一篇文章里再谈了。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