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0知天命的博客

弘扬国学,以文会友

 
 
 

日志

 
 

“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与“孔子休妻”辩  

2014-06-20 09:29:00|  分类: 论语评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航老师在我的上一篇博文写了个评论:“‘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孔子这样说有他的前提。也许是孔子父亲的夫人以及他们的九个女儿容不得孔子母子,孔子有感而发。但后世统治者因此而对女人的迫害却是罄竹难书的。只说一条,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还可以逛妓院,而女人却死了男人也不得改嫁。倡导这种理论的人,不能说不是受孔子的影响。孔子和他的儿子都有休妻的事实”。

 

我回复了一条评论:“如果读书人站的立场不一样,怀疑的内容也就不一样了。比如:‘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这句话,我怀疑大家误解了孔子”。在讨论中学习,真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式。通过与远航老师的讨论,激发了我重新学习《论语》的热情,我又学到一些新的东西,贴出来与朋友们分享。

 

一、“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中的女子不是指妇女。理由如下:

 

1、从“唯”这个字看,是指只有,是指少数。如果把“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的“女子”理解为“女人”,就占了人口总数的一半,还加上“小人”,就是人口的大多数了。这样是讲不通的。

 

2、从“女子”这两个字看,据学者考证,女子、男子、妻子、儿子、孙子这些与子连用的词,是汉代以后才出现的,春秋时代的孔子不可能有这种用法。因此,“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中的女子不是指现代汉语中的女子这个词,而应该分别指“女”和“子”两个字。

 

3、从古时候“女”的用法看,任何一本辞典都指出:<古>又同“汝”,即“女”就用作“汝”。我查了一本手头的《诗经综合辞典》,是专解释古字词的。对“汝”的解释为“名词”。古水名,一名北汝河。源出河南高县天息山。《诗经·周南·汝坟》,也是指汝河而言。而根本没有作为代词“你”的用法和解释。也就是说,古代用作代词都不写成“汝”而是都写成“女”。在同一本辞典里,关于“女”则有两种解释:一是名词,指少女。如《诗经·周南·关睢》“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或者已婚妇女《诗经·王风·中谷有蓷》:“有女离,嘅其叹矣。”是说“有女遇凶年而见弃,与其君子别离。”二是代词,通“汝”,你,你们。《诗经·小雅·谷风》“将安将乐,女转弃予”中的“女转弃予”就译为“你反抛弃了我”。《论语》中有18处提到“女”,除本文中的“女子”有争议外,其余16处都是指“汝”。只有1处确定是指“女人”,即“齐人归女乐,季桓子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中的“女乐”指“歌舞女”。记载鲁国国君季桓子接受并迷恋上了齐国人送的“歌舞女”,三天不上朝,孔子相当不满,辞去司寇职务离开鲁国。因此,“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中的“女”,我认为应该理解为“汝”。


4、从古代指人时的“子”看,大体有以下用法:

(1)古代儿女均称子。也就是说女儿也称子,如《诗经·卫风·硕人》:“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这里讲“齐侯之子”就是讲齐侯的女儿,卫侯的妻子,东宫的妹妹,指的是同一个人。

(2)古代称老师或称有道德、有学问的人:如孔子、孟子。

(3)对对方的敬称,相当于“你”如“子试为之”。

(4)指包括男人女人都在内的特定的人。如《诗经·周南·桃夭》“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就是说这个姑娘将要结婚。

(5)指小孩,如《诗经·豳风·七月》“同我妇子,馌彼南亩”,这里的“妇子”,就是女人和小孩。


由于“女子”在当时不是一个词,“子”按第一种含义,女亦为子,就是“子子”了,显然不对;按第二、三种含义,如果是对“女”尊称或者敬称的话,接着说难养就不符合逻辑了。第四种如果指特定的人,包括男人和女人,也就不能指的是全体女人了。第五种指小孩子显然也不对。

 

5、那么,如果把“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中的“女”理解为“汝”,“女子”应该就是“汝子”。汝为“你”,子也为特定的人,似乎也有点多余和重复。可是,结合谈话内容来看,如果孔子直截了当申斥子贡“就你与小人为难养也”太生硬,十分讲究中庸的孔子是不会这么讲话的,而以半开玩笑的口吻对子贡说“就你这个人(或者“就你小子”)和小人最难教养和相处了”,语气就缓和多了。因此,“女子”中的“子”泛子特定的人,也就子贡这个人。

 

6、联系“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这句话的前后意思,也应该正是“就你这个人和小人最难教养和相处”的意思。当时孔子正与子贡讨论“恶”的问题: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敫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把这段话翻译成白话文:子贡问孔子说:“老师也有厌恶的事情吗?”孔子回答说:“有呵,我厌恶在背后专说别人坏话的人,厌恶居下位而诽谤在上位的人,厌恶只有勇武而无礼貌的人,厌恶果断而固执把事情弄糟的人。”孔子接着反问:“子贡,你有厌恶的事情吗?”子贡回答说:“我厌恶抄袭他人文章却自以为聪明的人,厌恶不知谦逊而自以为勇敢的人,厌恶告人刁状还自以为是正直君子的人。”估计子贡的回答隐射了他的同学,孔子就敲打他一下:“就你这个人和小人最难教养和相处了,和你亲近一点就出言不逊,疏远你一点又有怨言”。孔子接着还说:“你都已满四十岁的人了,还这么讨厌,我看你这辈子就这点出息了。”如果不是这么解释,孔子与子贡谈着厌恶事情的时候,忽然转到侮辱妇女的事情,就有点莫名其妙了。

 

7、此外,从孔子的身世看,孔子也是封建礼教的受害者。他母亲不是正妻而是小妾,他三岁时父亲去世,由母亲扶养成人,他对母亲是尊敬感恩的,怎么可能把包括母亲在内的女人与小人相提并论污辱她们“难养”呢?

 

二、“孔子休妻”也是望文生义产生的冤假错案

 

远航老师讲“孔子和他的儿子都有休妻的事实”,指的应该是“孔氏三代出妻”的典故。这个问题其实是有人对《礼记·檀弓篇》有关记载的误读。

 

误读一:子思之母死於卫,赴於子思,子思哭於庙。门人至曰:‘庶氏之母死,何为哭於孔氏之庙乎?’子思曰:‘吾过矣!吾过矣!’遂哭於他室。”

 

这里讲关于丧礼的一个问题。按照封建礼教,如果一个人有妻有妾,只有正房妻子死了以后才能进家庙,妾则不能进家庙。子思(孔子的孙子)的母亲去世,子思到孔庙去哭。看庙人挑理了,说你的母亲是“庶母”也就是妾,怎么到家庙里边来哭呢?子思连忙说,我失礼了,我失礼了,然后跑到别的地方哭去了。就这么一件事,有的人就理解成因为子思的母亲是“庶母”,就推断子思的父亲是“去过妻”,也就是离过婚又寻找新欢的人了,却忽略了古人是可以有妻有妾这件事。

 

误读二:子上之母死而不丧,门人问诸子思,曰:昔者子之先君子,丧出母乎?曰:然。子之不使白也丧之,何也?子思曰:昔者吾先君子无所失道,道隆则从而隆,道污则从而污。伋则安能?为伋也妻者,是为白也母。不为伋也妻者,是不为白也母。故孔氏之不丧出母,自子思始也。”

 

这里讲关于丧礼的另一个问题。按照封建礼教,父亲和正妻在世,不得为妾(庶母)守丧三年。子上(孔子的曾孙)是他父亲子思50岁时出生,其生母(视若已出,即视为自己生出的孩子一样。因此所谓“出母”即“生母”)应该也是位庶母。因为其父亲子思还健在,就不让他守丧三年。有人就问子思,孔子(即先君子)为出母守丧三年吗?子思回答说,守丧呀。门人又问,那你为什么不让孔白(字子上)守丧呢?子思回答说,爷爷孔子的父亲和正妻早就去世了,他当然可以为出母(即生母)守丧呀。该隆重就隆重,该从简就从简。我孔伋(子思自称其名)能怎么样呢?我的正妻,是孔白的母亲;孔白的生母不是我的正妻,也是孔白的母亲呀。因为孔子和他的儿子孔鲤都没有母亲死时父亲和父亲的正妻还活着的情况,所以,孔子家族在父亲和父亲的正妻还活着的时候,不为庶生母守丧三年的规矩就从子思开始实行了。因为孔子、子思、子上的生母都是妾,为区别于父亲的正妻就叫“出母”也就是“生母”。可是,就有人望文生义,把“出母”理解为“出妻”。还要说孔氏“三世出妻”或者“三世休妻”,进而指摘孔子家庭之道德沦丧。真乃天下之奇闻了!。

 

给孔子平反了两件冤假错案,我回过头来想:争论这两个问题,还有这个必要吗?就算老人家说过一些错话,就算老人家真的讲过妇女和和小人难养。现在早已男女平等了,甚至在大多数家庭,已经是妻管严了。那么,我们能不能从夫妻甚至人与人相处的角度,想一想为什么总是关系近一点就出言不逊,就要吵架,关系远一点就说对方搞冷战,怨言满腹。可不可以提高自己的修养,多一些互相尊重。也就是说,要从积极的方面去理解问题。我们承认,几千年前的封建礼教,对女性确实不公平,甚至很残忍。可是,时代再也不可能回到以前的样子了。难道因为孔子说过对妇女不公平的话,就要把他打翻在地,永世不得翻身吗?

 

还有,就算孔子三代都“去妻”,“休妻”,那又怎么样呢?就是特别丢人现眼,他的思想也因此要受到批判吗?现在休妻休夫已经成为一种时尚,大城市离婚率高达40%以上,难道都是孔子“三世去妻”带来的后果吗?

 

讲孔子是至圣先师,是说他的思想了不起,几千年前提出的一些思想,到现在对我们也很有启发和教育意义。并不是说孔子是一个完人,是一个没有缺点和不犯错误的人。他也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也要生活,也会犯错误。孔子所处的那个时代,肯定有时代的弊端和局限,孔子的思想,一定也会打上时代的烙印。象远航老师那样,经过认真研究,指出孔子思想的一些局限性,避免误导青少年,这是可以的。

 

可是,如果用孔子的一些错误和局限性来全盘否定孔子的为人,否定孔子的思想,否定孔子的学说,我认为是不恰当的。文革期间,为了批孔,为了打倒孔家店,出现很多十分荒谬甚至人身攻击的东西。比如叫他“孔老二”,因为他的生母是小妾,就说成是“小三”生的甚至是私生子,他小时候为送葬吹过喇叭,就说他是个吹鼓手等等。这种做法十分无聊。

 

研究孔子,我想还是应该把力气放在研究和传承他的优秀思想方面,不要揪住一些历史问题不放。关于孔子的很多故事,如果没有确凿的根据,我想也不要传来传去,避免以讹传讹。那样的话,伤害的不仅仅是孔子本人,伤害的也是那些热爱孔子学说人们的感情,如果拔高一点,伤害的甚至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感情。如其不信,一个外国人在那里攻击孔子,我们不冲上去与他理论才怪呢!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